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aplayground.com | September 30, 2016

Scroll to top

Top

aplayground.com

Google 搜索結果就能瞭解大學所有信息,從移動應用手中搶流量能成嗎?

October 1, 2016 |

這些年來,Google 一直在優化自己的搜索引擎,希望搜索結果能更符合用戶訴求,這件事首先在獲取教育信息上得到了優化。據國外科技媒體 The Verge 消息,Google 的搜索引擎最大程度地集合了美國大學及學院的信息,對於需要申請大學的高中生們來說,這個搜索入口成為他們對比大學的“利器”。

從 Google 給出的搜索界面來看,當用戶在搜索框內輸入某個學校的名稱時,搜索結果會給出學校的排名、學費情況、是否有獎學金補助、該學校畢業後的平均薪水、就業率、入校後的生活費等等的信息。這些消息並不是 Google 統計來的,而是由美國教育部學院記分卡官方提供的,所以這也算是一次跨界合作,也是 Google 的搜索結果在教育領域的一次重要優化。

但這樣的結果並不是 Google 白送的,從長期來看,這種內容輸出會成為 Google 廣告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用戶的搜索次數直接決定了它的收入, 它戰勝獨立手機軟件的優勢就越大。

其實,這次美國總統大選 Google 就做了類似的事情。大選期間,用戶原本需要點擊連結才能瞭解的信息,Google 搜索直接給出了答案,比如在某個重大事情上候選人的影響力、辯論時間、選票數等等。Google 的一位產品經理 Jacob Schonberg 曾經介紹,在總統大選這件事上,Google 花費了很多心思,比如把最主要的信息在搜索頁面和 App 中置頂。

更重要的是,Google 還專門開發了一個工具,可以傳遞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所有細節信息。當用戶在 Google 中搜索任意一方時,Google 就會給出該政黨所有會議紀要、提名者信息、演講者名單,甚至直接給出了社交媒體上的評論和 Youtube 上的視頻。

The Verge 如此形容了 Google 的這個改進:“Google 每做一次更加人性的優化,都是為了打敗用戶手機裡的 App,好鞏固自己流量入口的地位。”在這個用戶的眼球都被社交媒體和移動應用抓取的今天,Google 的搜索功能不得不被迫開始尋找“第二春”。

Read More

專訪三七互娛投資負責人強曉聃:VR內容賽道怎麼投?

September 30, 2016 |

伴隨著三起作價近25億元的收購案,低調創業五年的遊戲公司——三七互娛第一次大規模的走近大眾視野。

具體來說,三七互娛從頁游起家,目前業務版圖涵蓋遊戲運營、發行,研發等方面,公司於2014年登陸了A股市場。從大環境來看,中國遊戲市場連續兩個季度的環比增速下降,增長見頂似乎已經成為預期中的事情。對三七而言,遊戲業務已經步入成熟期,尋找新的故事出口也被提上了日程。

從去年開始,三七在非遊戲的互動娛樂領域也做了一些嘗試,通過投資和跨界合作等形式,參與了《琅琊榜》、《拳皇》等製作與發行項目,在今年8月三七互娛還收購了侯小強創立的IP運營公司中匯影視。出於VR市場的看好,三七互娛先後投資了加拿大Archiact和天舍文化兩個VR遊戲內容提供商,三七互娛官方稱VR將是下一階段三七押寶的主力賽道。

日前36氪專訪三七互娛投資部負責人強曉聃,具體聊了聊三七互娛在VR內容賽道的投資邏輯,以下為36氪整理的對話實錄:

VR的內容和移動互聯網或者互聯網時代的內容產品形式會何不同?

內容的實質是一回事,內容是我們文化行業本質,我們行業離開內容,實際上它就離開他的本質。VR內容其實跟其他的移動互聯沒有區別,都是要打動用戶,這樣才能夠永遠低成本的去獲取用戶,也能靠內容的精品程度去留存用戶。這是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但形式上的區別很明顯,就是VR它有一個沉浸感,例如VR遊戲的體驗就和移動端的遊戲會有很大不同。它實際上是一種新型的交互方式,是以人的視覺為感應器,這實際上何移動互聯的手機上的以觸屏為主的交互方式會有很大不同。

VR內容產業鏈條的構成是否會跟以前的內容行業會有差別?

VR產業鏈條會稍微有些不同,會比移動互聯網產業鏈條更短。比如說手機作為移動互聯網的中心,它有上游有元器件,下游還有終端廠商。我們覺得VR的硬件不是剛需,之前大家都表示它會成為未來的水電煤,這個觀點我覺得需要再想一想。

VR顛覆不了手機,我們可以把它理解成VR它是下一塊屏。它出現以後,因為它有這樣一個沉浸感和這樣一個全新的人際交互的這樣體驗的壁壘,所以說它開拓了一些新的領地,就像我們的遊戲,實際上遊戲性的實質從PC到實際上沒有什麼區別,它只遷移了一個載體,未來的話,我覺得這種遊戲性的實質也會遷到VR上去,這個我覺得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差異。

 VR內容生態方面也會有VR遊戲,VR視頻、VR直播,VR社交,乃至VR將來垂直運用,投資內容會比投資硬件更有空間和價值。

投資內容會比投資硬件更有空間和價值的原因是什麼?

如果說我們認為VR這個東西將來能夠取代手機,那我覺得投硬件可能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因為它未來會變成遊戲的中心。現在我們覺得它可能取代不了手機,它的計算能力和技術壁壘方面還沒有那麼深。

我們對VR的定位都是人類下一代的娛樂中心,是一個顯示中心,它是一個人機交互的革命。它天生帶有娛樂基因,是更適合做內容的。結合我們自身,三七是一家互聯網公司,我們沒有硬件基因。所以說硬件這一塊覺得有風險,不適合我們。

針對VR遊戲,VR視頻、VR直播,VR社交幾個類別,三七目前的判斷和投資情況具體是怎麼樣的?

我們需要先判斷目前VR內容或者VR娛樂的版圖是怎樣的,首先VR遊戲的普及率會非常高,這個其實在我們所有的硬件、技術等商業模式變遷中得到屢屢的驗證,VR遊戲應該會率先突起,並且它的變現是一個比較容易的管道,我們認為下一個可能出現VR投資的熱點會是VR影視,因為VR影視跟我們產生影視的方法論是不一樣的,我們傳統影視的方法論永遠是拍出一個內容,由用戶被動來選擇,但VR是360度沉浸式的,他的內容會以用戶的眼球為中心,產生這樣的沉浸的視頻,用戶會選擇我想看的路徑,哪個角度、那個方向的內容,這一塊其實現在在全球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優秀的電影導演,優秀的藝術家要投入到VR電影、視頻方面的研發,未來肯定會有相應的VR內容大作的產生。

再往下面看,我們也看到VR直播很大的想像空間,移動直播前段時間非常受行業資本的青睞,我認為移動直播是一種新型的交互方式,本質上是因為我們智能手機現在越來越強大了,所以說在直播的各方面的要素方面,智能手機都大大降低了直播難度門檻。VR直播我覺得在借助這些直播的新的交互方式之上,同時能提供直播內容沉浸感和更強的體驗,這塊會是我們比較關注的,下一步可能會做投資佈局的方向。

再次講講VR社交,其實目前來看還是一個被行業所忽略的一個細分領域,其實我們已經看到,我們行業的領導者騰訊,在一兩年之前已經率先在這個領域做了佈局,現在是全球的VR社交領域的佼佼者。VR社交其實某種意義上能使現在的微信、視頻電話的社交方式,增強更多的體驗力量。也許未來我們開電話會議、視頻會議不再是看著一個大屏,只能看到對方,完全被動的在跟對方交互和交流,而且能夠沉浸式的感覺到,雖然說兩個社交的主體不在一個空間的唯度之內,但我也能感受到他的形態,他手勢、語氣和動作,這是我們覺得VR非常新意的一個地方。

 我們投資的Archiact就是屬於重輕核的移動化的VR遊戲,天舍是屬於一種重度外接線下的遊戲,一個團隊是在海外,一個是團隊在國內,一個比較熟悉海外的全球的用戶需求,一個是熟悉國內的市場和生態。可以說我們這兩個標的集中效應是非常明顯的。而且完成了這兩個,以這種外延式投資的方式的佈局之後,可以我們在三七互娛在VR遊戲端的格局已經顯現得比較明朗了,一手抓輕度,一手抓重度,並且這兩家團隊之間還有很多協同研發,共同創作VR內容的空間。

國內做VR遊戲的和國外VR做遊戲的團隊的現狀大概是什麼樣的?

我們之前做項目的時候,國內外現在有將近400家團隊專門是在做VR遊戲的,現在有大量的手游同仁現在轉做VR。因為大家都說VR是個風口。但整體來說,國外向VR頭顯相對比較先進一些。像我們看到的北美很多團隊,是有很多非常資深的遊戲的從業人員,他們可能對於遊戲的設計,對VR的理解,比國內有一些先發優勢。

國內的這400多家遊戲團隊是否面臨一些問題,同質化嚴重嗎?

目前我覺得核心的問題,就是這個市場沒有引爆。因為現在從我們的數據來看,尤其是VR的用戶還是非常少的,用戶量並沒有想像那麼大。

另外一塊就是VR的頭顯,頭顯的出貨量也沒有那麼大,就是說這個市場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大,這個的話就會對於做內容投資來說它就會是一個瓶頸,就是市場沒有引爆起來。大家其實聚焦點就是內容,內容特別容易成為一個引爆性的事件,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這個上面來。

遊戲應該是最容易普及的,最容易變現的一種。然後其實在遊戲這個領域,其實還有很多有值得去挖的品類。除了我們投了中輕核的基於移動端投顯的VR遊戲。重度的VR的遊戲。另外線下多人交互的遊戲,也是我覺得值得關注的。

除了VR,三七互娛有哪些其他的投資方向?

除了VR,其實蠻多的,我們的投資其實是很清楚的,第一塊,主要在是遊戲上,這也是我們很擅長的方向。當然這個遊戲產業鏈上很廣,包括頁游的CP,頁游的發行渠道等等。這是一塊。另外一塊是整個泛娛樂,泛娛樂就包括文學、影視、動漫。

你們會投直播平台嗎?

不排除。因為移動直播這一塊它業務實質,實際上跟我們遊戲,尤其跟我們頁游非常的像,它就是一個流量變現的形式。另一方面我們也在自建這樣的產品線,自建這樣的直播平台,過段時間我們會有自己的直播產品出來。

在投資方面的話,相對來說我們還是比較青睞現場直播的,在移動直播的核心競爭力和壁壘,還是要投一些在這方面真正理解移動直播的實質的,並且在流量端、在內容端,在流量變現方面真正的壁壘。所以這一塊,平台性的東西我們會抓得比較深一些。

投資內容的具體標準是?

能不能持續的創造出精品內容,再牛逼的遊戲製作人,再偉大的導演,也無法保證我下一部作品一定就是個現象級的。我們就要從這裡面的不確定性去尋求確定性,當然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說馬東,他的這樣一個原創的能力,它的這樣一個創作態度。他們團隊裡,比如說這些最能創造內容的也有這樣一個,有沒有一個股份鎖定的關係,這可能是我們判斷的一個依據。

這是能不能從創造內容中獲得很大的回報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內容公司不僅僅是看人,機制也是非常重要的。

還需要一個成熟的創作機制,這個我覺得也是一個需要我們去判斷的依據,比如說像線下的開心麻花,創作機製做得非常成熟,內容產出基本上不會受到哪個台柱子離開的影響。。

現在正在看哪些項目?

我比較看好線下的市場演藝。比如說演唱會,實際上我覺得它是一個很獨特的一個市場,未來其實線下演藝我覺得可能會是一個繼電影之後市場空間可能會有很大爆發的一個市場。

 

Read More

開出超3000萬美元的價格,騰訊拿下了今年餘下的英超版權

September 30, 2016 |

體育內容付費觀看的大勢越來越不可擋了。

9月30日晚,騰訊體育宣佈獲得本賽季餘下賽事英超版權。根據自媒體懶熊體育的報導,因為場次略有減少,騰訊付出的費用相應有所降低,價格或超過3000萬美元。

36氪分析此次拿下英超版權,騰訊體育意圖給付費業務增添新的籌碼。此前借助獨家拿下的NBA新媒體版權,騰訊體育就開始嘗試服費觀看模式。據瞭解,僅NBA收費直播這一項上的收入,就超過5000萬人民幣,隨著今年聯盟通行證的引入,這個數字可能會大幅提高。

而對於同樣的新媒體平台——樂視體育而言,其英超轉播無疑迎來了新的競爭對手,不過樂視相比在解說員方面的資源更佳雄厚一點,例如他們和王牌解說詹俊簽下了3年的解說約。

在國外,付費觀看早已是一種主流習慣,例如在體育付費電視台ESPN每年100億美元左右的營收當中,付費訂閲收入超過60%。作為英超賽事中國區版權的擁有方,新英體育董事長喻凌霄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收費就是一個必由之路。”它認為如果轉播商們,不改變收入模式,未來包括新英體育在內的版權公司、播出平台等,都會遇到很大的困境。“喻凌霄說,“體育內容主要的變現路徑,就是在2C端的變現。2C端變現並不僅僅是付費看視頻內容這麼簡單,一定是2C端的消費。“

新英體育從2013-14賽季便開始在自家平台推行付費模式,以教育用戶、培養付費習慣。上賽季在新英體育的平台上有過付費行為的獨立用戶數為103萬人,相比一個賽季前,有了6倍的增長。其中騰訊體育、新浪體育、樂視體育三家第三方轉播平台貢獻其中一半。

本賽季開始之前,新英體育就希望能夠同這些轉播平台捆綁的更緊,它不僅將版權售賣給了樂視體育,還聯合其推出了“樂視超級體育會員”(590元/年)組合在一起銷售。購買樂視體育590元/年會員的用戶,自動獲得新英體育一年英超會員權益。 

根據樂視體育方面公佈的數據顯示,上半年結束時,樂視體育的付費會員已突破150萬人,會員收入接近占到公司上半年收入的一半,這顯然是一個鼓舞業界的數字。

此次騰訊的到來意味著體育界在付費模式的探索上又向前邁進了一小步。

Read More

雲計算公司“雲角”,做企業上雲的搬運工和維護工

September 30, 2016 |

傳統企業有上雲的需求,往往缺少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主流的雲服務廠商,在國外有微軟Azure雲、AWS,國內有阿里雲、華為雲等等。該選擇哪家雲廠商,其在能適配功能的基礎上,有更優惠的價格,以及遷移上雲之後,如何對雲端進行管理,是企業需要解決的問題。

“雲角Yungoal”是一家專注於公有雲和混合雲平台的遷移、運維和軟件開發的企業,包含雲服務、雲產品和解決方案三大業務。

雲服務這塊主要是針對企業做上雲端的服務,會有工程師依據其業務需求來提供諮詢服務,為其設計定製雲計算架構,然後將數據遷移到雲端。“雲角”CTO郝峻晟舉例說,一家公司的本地服務器要報廢,它選擇把企業應用和數據傳輸到雲端,“雲角”可以建議他們選擇哪家雲廠商,然後幫助它遷移到新的雲平台,當過程中出現問題時能助其快速解決。與此同時還有運維團隊提供監控和響應,具備DevOps能力,能實現開發運維自動化。

企業上了雲端後,有管理雲上資源的需要。“雲角”提供了一款SaaS產品——雲舶跨雲管理平台,能管理用戶的雲上資源,尤其是對於大企業來說往往使用了多家雲廠商的雲,雲舶能夠跨雲進行實時監控。比如,告訴用戶系統在運行時間週期內的計算、存儲資源的耗費情況,一方面能隨時掌握系統狀況並瞭解SLA和服務器使用效率,另一方面該平台能根據用戶所需的功能向用戶推薦性價比更高的雲廠商。

基於以上服務和產品,雲角提供了五種解決方案,即在雲上構建大數據平台(大數據)、使用雲連接萬物(物聯網)、基於雲的媒體管理平台(媒體服務)、雲上實時通訊框架(雲呼叫中心)、基於AR/VR設備的解決方案(混合現實)。比如說,某國際連鎖快餐餐廳原先分店都是各自獨立設置的in house呼叫中心,雲角通過部署在微軟Azure上的雲角雲呼叫中心在線平台, 利用Azure的Service Bus幫其在統一平台上管理呼叫中心和門店之間的溝通。郝峻晟說:“雲角通信雲實現了99.95%的高可用性以及可擴展性,實現了新一代的企業級在線呼叫中心。”

商業模式上,雲角提供的服務都會收取服務費,郝峻晟也表示雲角早已實現盈利。

36氪曾報導過一家雲遷移一站式服務公司“駐雲科技”,但其主要專注於提供基於阿里雲的各種服務與產品。郝峻晟認為雲角的優勢在於起始的時間早,並且相比於國外的公司來說也更具本土化優勢。

雲角總部位於上海,在北京、香港、西雅圖設有分公司,共60多人,其中技術人員占80%。CTO郝峻晟曾在微軟亞太研發集團,併負責System Center Configuration Manager、微軟計費和積分平台的開發和測試工作。目前,其合作夥伴有微軟、AWS、阿里雲、青雲、騰訊雲、華為雲、UCloud等。據瞭解,去年12月,雲角已獲得4000萬元A輪融資,由上市公司潤和軟件(300339)投資。

  • 【36Kr招募企業服務作者一枚】首先你要認同創業公司的價值,對商業模式感興趣;其次要有強執行力、強邏輯性;由於要寫雲計算,所以希望你有計算機和技術背景。簡歷請砸xuning@36kr.com!

Read More

為了讓IBM Watson佔領全世界,IBM又開啟了“買買買”模式

September 30, 2016 |

據華爾街日報消息,本週四,金融諮詢公司Promontory對外宣佈收到了來自IBM的收購邀約。根據公告,收購完成之後,IBM將組建新的沃森金融服務子公司。

Promontory成立於 2001 年,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其創始人Eugene Ludwig為美國前審計長。Promontory 目前在北美洲、歐洲、中東和亞太地區共有 600 名專業諮詢師,而這些諮詢師此前也都至少是各監管機構、金融組織或財富 100 強企業的中層管理者。目前,公司的主營業務為風險管理、監管合規等,服務的客戶中不乏花旗集團、美國銀行、摩根士丹利等大銀行。

雖然 IBM在把人工智能技術商業化道路上很成功,也擁有強大的技術和豐富的企業服務經驗,但是在一些特定領域中,IBM 仍然需要一些專業人士的支持,對此IBM常用的辦法便是投資和收購。例如,為了讓IBM Watson在健康有更深的理解,在2014年,IBM便投資了健康管理應用開發商Welltok 2210萬美元

據悉,新的沃森金融服務公司將利用Promontory在金融領域的專業知識,對IBM 旗下的人工智能平台IBM Watson進行訓練,以滿足日益增長的反洗錢、消費者投訴數據庫管理需求。

以反洗錢為例,一般銀行都需要跟蹤數百萬個客戶的金融交易行為,並從中尋找可疑活動,並報告給政府。如果他們錯過了其中的一起,讓恐怖主義分子逃避監管並成功融資,那麼銀行便有可能面臨數百萬美元甚至數十億美元的罰款。而新的沃森金融服務公司將會對IBM Watson進行訓練,讓其幫助銀行捕捉可疑交易和客戶 。

去年,Promontory便曾計劃賣身於波士頓諮詢集團,但最終並沒有成交。對於此次被收購,Eugene Ludwig表示,雙方在十年前便有過合作計劃,這次談判花了6個月,要想在金融領域有更大的作為, Promontory需要IBM Watson強大的計算能力,IBM也需要Promontory專業的金融知識。

另外,此次收購的財務條款細節並沒有被披露,這筆交易也還需要得到美國監管部門的批准。

Read More

混合雲管理平台CloudChef獲1000萬元天使投資,主要定位政企客戶

September 30, 2016 |

今日,混合雲應用管理提供商CloudChef宣佈獲得來自經緯中國的1000萬元的天使投資。據悉,此次融資所籌得資金將主要用於產品研發及市場推廣。

在CloudChefCEO方禮看來,雲管理平台在歐美已經逐漸成熟,而在中國,大部分公司還處於雲自動化管理的初期階段,國內也還缺乏一些能夠幫助大公司實現跨公有雲、混合雲管理的平台。“外企對中國的理解比較弱,所以他們的產品對於阿里雲、騰訊雲的支持還不充足;而華為、浪潮信息的雲管理平台缺乏獨立性,更多的是配合自身軟件的售賣;創業公司又會缺乏成熟的企業雲管理經驗。”方禮對36氪說到。

據悉,CloudChef成立於2016年3月,四個月後便發佈了1.0版本產品。1.0版本只支持VMWare vSphere,能夠幫助客戶將單一的虛擬化平台轉變為單一、可自主服務的私有雲,同時產品也支持應用的自動化部署。方禮表示:“我們會以應用為核心去管控所有的資源,不會只做單一的IaaS。這幾年的趨勢就是,所有的客戶在IaaS成熟之後,都會轉向他們的應用以及他們所能提供的服務。”

方禮向36氪透露,在CloudChef即將發佈的2.0版本中,產品會同時支持OpenStack、AWS、阿里雲和容器。同時,產品功能也會從原來單純的應用管理拓展到對應用、虛擬機的監控以及自動運維。例如,當監控CPU的超負荷的時候,產品會根據策略自動觸發一個擴容的指令。

此外,新版本的產品中支持將VMWare的管理操作權限下放。“原來企業所有的IT管理工作都是集中由IT管理員來完成的。通過管理權限的下放,產品便能夠讓所有服務的申請者高效地拿到他所需的資源,提升企業運作效率。”

在目標市場上,CloudChef會瞄準有一定規模數據中心的政企客戶。公司採取的銷售策略,先通過直銷的方式在北京、上海、成都獲得一批標竿客戶,再借助這些標竿客戶的渠道去拓展市場。據悉,目前公司的客戶並不多,同時出於推廣目的,公司現在的客單價只有幾十萬元左右。

同時,方禮表示,中國雲管理平台目前正處於市場爆發初期,未來幾年市場會快速增長。VMWare雲管理平台業務一年營收在15至16億美元,整個美國市場的規模在50至60億美元之間,近五年複合增長率在50%左右,預計未來兩到三年內中國市場規模會達到30億美金左右。 

目前,CloudChef團隊規模在30人左右,研發人員占三分之二,其他則為銷售人員。方禮是前VMware雲管理事業部中國研發團隊創始人,其他核心研發成員同樣來自VMware,Cisco、IBM。

Read More

法國Apple Store遭一位顧客怒砸整間店的iPhone,理由是蘋果拒絕賠償他的損失

September 30, 2016 |

一名顧客大搖大擺的走入法國的Apple Store商店,然後就開始砸起了店內展示的iPhone。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國內應該馬上就有店員上前制止並且發生衝突,不過Apple Store店內的店員則不是這麼做,這也顯示了國外遭遇這種狀況與國內的處理方式不同之處。

一名憤怒的顧客走進了法國第戎(Dijon)當地的一間Apple Store裡頭,手中拿著一顆法國人常用來玩擲鐵球遊戲的鐵球,就在店內所有的顧客以及店員的面前,開始拿起手中的鐵球,對著Apple Store展示的iPhone、iPad、Macbook一個一個的拿起來,用鐵球砸下螢幕。

這個畫面被店內其他的顧客拍到,上傳到網路上。

有其他的顧客企圖去阻止他,不過這位戴著太陽眼鏡,看起來打扮很時髦的男子說:「Apple違反了歐洲顧客的人權,我要求他們賠償我的損失,他們不願意,我要他們「還我錢來」,他們說不。你猜發生了什麼事?這就是他們應得的報應。」

 

Un mec détruit un Apple Store avec une boule de pétanque PARTIE 1 pic.twitter.com/XC9i8C9chH

— Qυεηтιη  (@Quentin_IOS) 2016年9月29日

 

光從影片中來看,估計他至少砸了20台iPhone以及一台Macbook。最後,這名男子被保全帶走,並且根據媒體的報導,之後他被警方帶走。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另外一則短片顯示,這名男子被保全帶走之後,一度還企圖再進入Apple Store。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這麼氣憤。

 

資料來源:mashable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Read More

下一代 iPhone 或將使用夏普 OLED 顯示屏,夏普方面投資 574 億日元擴大產能

September 30, 2016 |

彭博社消息稱,蘋果公司最近正與夏普協商,有意向採購夏普 OLED 顯示屏供給蘋果下一代設備。

知情人士稱,蘋果希望增加 OLED 屏幕的供應商數量。而夏普近期宣佈,將投入 574 億日元(約 5.66 億美元)用以擴大 OLED 屏幕產能,並將在 2018 年 6 月前實現產能擴大。夏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筆資金將用於為夏普大阪和三重縣工廠引入設備。

業內人士稱,蘋果已經通過非官方方式鼓勵夏普擴大 OLED 產能,蘋果整體戰略是增強供應端的抗風險能力,而增加供應商數量是其中一項措施。

但夏普發言人 Toyodo Uemura 與蘋果日本發言人均未對這一消息作出回應。

2016 年 4 月 2 日,富士康以 3880 億日元(約 38 億美元)收購了夏普66%的股權,富士康控股後,夏普制定了 OLED 技術領域的發展計劃,並已決定投資 2000 億日元開發用以開發 OLED 技術,今日夏普宣佈的574 億日元投資屬於這筆投資的一部分。使用新技術生產的 OLED 屏幕技術生成圖象顏色更鮮艷,耗電量更低。夏普方面稱,這項擴大 OLED 產能的投資是針對是智能手機屏幕,但沒有具體說明客戶信息。

“這項投資呼應了蘋果先前的計劃。”東京 Ace Research Institute 分析師 Hideki Yasuda 表示,由於 2018 年下半年夏普才能實現產出,短期內這筆投資不會對夏普利潤產生影響。

這筆投資消息宣佈後,夏普股價今日一度上漲 2.2%,但收盤價與前一個交易日持平。 2016 年至今,夏普股價累計上漲 8%,同期大盤跌幅 15% 。

Read More

要不要做社群?先想清楚你能提供什麼價值

September 30, 2016 |

編者按:本文作者群冪Richard,個人微信yichaocui,群冪負責人,系列創業者,MIT Sloan MBA,原考拉FM CTO。

本文首發社群第一媒體150冪(mee150),為Richard在群冪的課程分享,是作者對社群的最新思考。

在信息碎片化時代,大家都想聽乾貨,所謂乾貨就是把思想給擠幹了,再分享出來,比如具體的社群運營技巧、怎麼漲粉、如何維持成員感情、怎麼進行變現等,已經有很多人講過了。我今天想和大家探討的是,在這些現象或者說大家的訴求背後到底有什麼深層的道理,也就是問題背後的問題。主要從四個方面來講:

一、社群提供什麼樣的價值?

一個社群的價值定位,是大家最關心,也是運營社群最重要的問題,只有先弄清楚了這一點,後續工作才能展開。那麼,建一個社群到底有什麼價值?可以從兩方面來思考:第一個是從社群主或運營人員的角度來看,為什麼要做社群;第二個是從社群參與者的角度來看,為什麼要加入這個社群。

我們先分析第二個層面。很多人之所以選擇加入社群,一是為了獲得獨特的內容。比如有些收費群,只在群裡分享重要的文章、請嘉賓做分享,進群後才能獲得。有些群雖不提供原創內容,但它面對的是精準用戶,把資料經過篩選後再進行傳播,能夠節省成員自己搜索整理的成本。二是為了獲得人脈,比如認識群裡的大咖,或者找到興趣相投、脾氣相投的人一起交流等。

不管是內容還是人脈,本質上來說都是一個原因:一個人有一些需求,之前沒有被滿足,但是在群體裡得到了滿足。

那麼,人類到底有什麼樣的需求?從歷史進程來看,吃飽飯的需求通過農業革命得到了滿足,以家庭為單位組成村落;日用品的需求,通過工業革命得到了滿足,採用的是工廠大批量生產的方式;現代服務的需求,如教育、醫療、金融等,通過公司的組織得到滿足。

也就是說,每一種人類需求的滿足,背後都有一種組織形式的變革,如家庭—農業、工廠—工業、公司—服務業等。

然而,人是一種社會性的動物,除了衣食住行用外,還有情感歸屬和自我發展的需求,只靠傳統的農業或工業方式,並不一定能得到滿足,它需要一種新的組織形式出現,這便是社群。

群體活動具有一種互相監督和互相幫助的作用,一個人想單獨做某件事可能持續時間不長,但如果和一群人一起做,就能走得很遠。比如現在有一些成長型社群做得很好,健身群可以促進個人身體健康,讀書群和心理群能填補大家精神和心靈的空虛。還有些社會群體,個人通過自我付出和奉獻得到生命意義的昇華,如參加公益組織、去山村支教等。

這些在工業和服務業革命之後出現的全新需求,帶來了組織形式的全新變革,是一個巨大的機會。而滿足了群成員需求的社群主,會有很多商業化變現的模式,將獲得最大價值。很多人之所以要做社群,就是看到了這個趨勢。

由此就回到了第一個層面:每個群主在建立社群的時候,都需考慮自己的社群是不是滿足了成員未被滿足的需求,也就是提供的價值是什麼,這是社群存在的基礎。如果對這一點沒有想清楚,沒有做好,只是拉一些人進群,立刻賣貨,效果往往不會很好。

也有一些賣化妝品的微商社群,看起來做得很好,但它並不是解決了大家需要貨這個需求,而是解決了一個人如何在群體中彰顯美的需求,是一種心理上的認同。個人認為,真正做微商的,只要抓住了成員需求,通過內容進行導流,做非標品,是有很大機會的。

所以,一個社群要想做好,首先要從需求入手,但這個需求並不是群主個人的需求,而是要去瞭解和探索群成員的需求,尤其是他們某些共同的特定需求。把握了需求之後,社群還要通過提供群體服務來傳遞價值,真正去滿足大家的需求,這就是所謂的運營。而運營是要通過各種組織形式來完成的,如層級關係、圈層關係等,讓成員在一個有序的良性的的範圍內活動。

社群的本質是需求的滿足。對於一個社群來說,如果沒有解決價值和需求問題,之後的運營、變現問題也很難解決。這個問題是最難想的,並且只有群主個人能想清楚。但如果把這個根本問題想透了,其它一些“術”方面的問題就好解決了。

二、怎樣提高社群的活躍度?

我所認為的社群活躍度不是指微信群裡的聊天熱鬧。微信群聊天其實是一把“雙刃劍”:如果大家不發言,氣氛冷清,群主會認為自己白做了;可是如果成員瘋狂灌水,對大家又是一種干擾,很難得到有效信息。所以,群的熱鬧程度並不能成為衡量活躍度的標準。

真正的社群活躍度是指群體通過某種組織方式,完成社群的目標。如果一個社群經常組織活動,讓大家完成一個個任務,哪怕只是線上的協同,也算是活躍的社群。相反,很多社群聊得很嗨,但是摸不準社群的目的在哪裡,不知道該往何處走,就成了沒有價值的活躍。

當然,在微信群裡聊天也是有意義的,聊天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聊天這種交流方式,會讓一個人瞭解到群裡成員的特徵,知道哪些人可以信任,哪些人不太喜歡,便於建立更深層的關係。只不過,純粹的聊天不能讓大家力朝一處使,也就無法完成社群目標。

我一直認為,沒有線下不成社群,社群一定要組織一些任務,讓大家一起做事情,否則永遠達不到活躍。比如在一個人脈群裡,得到一張名片並沒有什麼價值,但是讓大家在做事情過程中一起行動,互相幫助,就能真正建立起關係。

至於如何來設計任務,取決於什麼樣的社群。深圳的辣媽幫,專門服務媽媽群體,每年要組織上千場年會,其實團隊中負責年會的只有三人,只提供一個展板,剩下的工作全靠社群裡的志願者集思廣益,一起去完成。

現在很多人在做CEO社群,因為成員支付能力高,但有些人認為CEO比較忙,組織活動難,其實並不如此。比如聚集創業者的碳9學社,不用老師,自己組織學習。由知名品牌店主組成的格桑花社群,舉辦21天拆書活動,每天拆一段書進行評論,大家都願意參加,因為不想在同行面前丟臉。還有深圳的同行者俱樂部,組織CEO去戶外運動,挑戰自己。

所以,一個社群如果不給成員安排任務,大家就不可能動起來。社群運營者要有意識地把大的社群目標分解成一個個小任務,讓成員在參與活動中提高活躍度,增強凝聚力。

三、社群如何實現商業化變現?

一個社群找到了自己的價值點,也通過活動提高了社群活躍度,但對於運營者來說,不可能長期無償去做這些事。社群不是一個慈善組織,是可以進行商業化變現的,但必須建立在為成員提供了不可代替的價值和滿足了成員之前沒有滿足的需求這個基礎上。

需求,在經濟學上是指有購買慾望和付費意願的取向。社群通過需求變現主要有兩個方向:一種是直接向成員收費,如ScalersTalk口譯社群,每人要交兩千塊錢,因為他們在社群中切實提高了能力,是有價值的;另外一種是成員不直接繳費,而由其他商家代繳,相當於傳統的廣告。

不管採用哪種方式,社群主都佔據了價值鏈的頂端。一方面,它洞察了群成員的需求,並能夠組織各類資源,為群成員提供服務,群成員在參與互動中接受服務;另一方面,傳統企業如果想利用社群進行推廣,比如賣東西,其產品和服務就變成了一種道具。社群主不但可以不為道具付費,還具有選擇權,從廣泛的企業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社群的道具,並從中獲得巨大收益。

例如,上海的麵包公社,組織了一批全職媽媽做烘焙,這個群體非常精準又非常高端,支付意願很強。在做線下活動的時候,很多商家願意無償提供場地,還有廠商贊助原材料,這就成了一種商業行為。以後,誰要是想來贊助,是需要費用的。

也就是說,傳統企業想要進入社群,必須要交“買路錢”,而這個價值是被社群主獲得了。商業化不是問題,那些擔心無法商業化的社群,往往是沒有想好該提供什麼價值。

麵包公社所提供的價值,並不是學做烘焙這件事本身,因為烘焙在哪裡都可以做,它提供的其實是一種社交滿足。這些全職媽媽們,白天把小孩送去上學之後,在家很無聊,需要找人交往,享受群聚過程,這才是真正的價值,而烘焙只是一個工具。

一個社群主,只要建立起價值供給體系,商業變現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只不過是時間長短問題。

四、社群如何複製與裂變?

有了價值點,提高了活躍度,找到了合適的變現方式,這樣的社群便算是很成功了,很多人會開始考慮如何去裂變和複製,讓社群規模更大。其實,社群裂變是很難的,它需要一定的工具來幫助實現,這也是我正在探索的方向。

以前人們認為,所謂的裂變就是複製一個微信群,聽起來簡單,操作起來並不如此,因為微信聊天是一種文化,而文化是難複製的。在微信群裡有各種各樣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和言語習慣,如果把這個群裡的人搬到另外一個群,隨著環境的變化,群的屬性也就變了,這不叫裂變。

裂變的本質是價值傳遞,也就是把社群所提供的價值傳給更多人,要實現這一目的,必須通過系統性的組織行為。能夠裂變的東西一定是可以脫離微信群的,要麼帶著社群成員一起行動,向周邊圈層擴散,要麼讓社群裡的核心成員組織自己的人去完成任務。大家在社群規則和整體架構中向下複製,形成類似分群或分舵主的形態,這才叫裂變。

可見,從社群建立到社群變現再到社群裂變,整個過程都離不開“社群價值”這個關鍵點,一切行為都是圍繞它來開展的。能不能做社群,就看你的價值提供了。

Read More

消費升級產品往往超出原本功用, MISS RAIN 想做承載藝術元素的個性化傘具

September 30, 2016 |

消費升級產品的一大特徵在於,原本功能化的產品超出原本功用,向場景化、配飾化轉變,成為自我表達的出口。此前, 36 氪報導過的音米 Inmix 眼鏡粒子狂熱運動品牌都屬於這一範疇。而雨具作為剛需的功能性產品,也存在著由遮雨工具向配飾轉化的可能性。

目前沒有直接數據說明傘品類的市場體量,但根據天堂傘年營收 30 億元、紅葉傘年營收 10 余億元,以及行業排名前四位的公司占 10% 左右中國市場份額這些側面數據,可以估算出中國傘類市場體量大約有數百億人民幣。

MISS RAIN 想要用跨界文化 ICON 元素將新鋭藝術、音樂等元素與傘結合。例如, MISS RAIN 在其中一款傘柄元素中加入新鋭服裝設計師張弛的“防毒面具” ICON;在傘面上與插畫師、音樂人合作,推出定製款雨傘。此外, MISS RAIN 還計劃與嚴肅藝術結合,與博物館、畫廊等合作,為藝術家作品推出周邊衍生產品。

除了豐富的設計資源,在供應鏈方面, MISS RAIN 收購了一家台灣工廠作為生產端,自有工廠用以確保品質的穩定性,建立良性口碑。工藝方面, MISS RAIN 傘具採用國內尚未引進的國際工藝,傘骨、傘布、傘柄均使用進口材質。以 MISS RAIN 一款運動雨傘為例,使用全碳纖維,整把傘淨重 179 克,同時可以保證傘體的牢固度。而除了生產工藝和材質,傘具品牌的壁壘還在於品牌溢價,作為功能型剛需產品的傘類品牌往往毛利率低,很難存活。

銷售渠道上,目前 MISS RAIN 有微信商城、天貓兩個線上銷售渠道,客單價 250 元左右,成立一年, MISS RAIN 銷量共計約 500 萬元人民幣。線下渠道方面, MISS RAIN 計劃於各類設計師展會合作,近期也計劃在商場中島做一系列快閃店舖,加入更多跨界元素。

目前中國中高端傘具品牌處於缺失狀態,高端傘具集中在英國和意大利的傳統品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意大利的 Pasotti,價格遠高於 MISS RAIN,在 1000-3000 元人民幣左右,且在中國購買不便。中國雨具品牌天堂和紅葉等都已經老化,難以滿足年輕用戶的個性化、美觀度需求。而最近活躍起來的互聯網陽傘品牌“蕉下”面向的主要是女性市場,主打防曬功能,與 MISS RAIN 的雨具定位有一定差異。

MISS RAIN 創始人陳才榮來自製傘世家,家族經營“紅葉集團”,Kinson 則來自英國某高端手工雨傘世家。資金方面, MISS RAIN 前期自有資金投入約 100 萬人民幣,近期計劃進行外部融資。未來, MISS RAIN 計劃擴充產品線,加入雨衣、雨鞋等品類。

Read More